总进球数玩法规则

意時網絡:互聯網保險小巨頭緣何0元免費?
2014-12-15 17:08:51   來源:上街在線-上街日報綜合   評論:0 點擊:

12月12日晚上7點,上海淮海路紅坊2一樓,國泰君安力鼎投資總監梁軍看著舞臺上的表演,側身對我說:“呵呵,Tony這個人是不大像賣過保險的,他跟Fisher一動一靜,蠻搭,我堅信選擇正確。”

他說的賣過保險的Tony,正是舞臺上的主人,一場名為保險黑板擦產品發布會的演講人,中國第一大專業旅行險網絡保險營銷平臺意時網聯合創始人郁壯鴻。那一刻,他一身打扮,正起勁地講著保險業的過去與未來。每隔一會,便叫公司里得過全國Freestyle冠軍的同事上來耍,引來陣陣較叫好。

梁軍正是意時網的天使投資輪代表方。他是特意前來捧場的。那么,臺上的郁壯鴻與他創立的意時網絡,怎么會打動他的呢?

先聽聽郁壯鴻的幾句演講。

“假如你臉上長了痘,以后你也可以買個保險‘樂痘’,長一顆賠付10塊錢,最高1000元。”郁壯鴻說。

聽上去確實不像個賣保險的,怎么都像是說笑話。繼續往下看,他的保險黑板擦里都是些什么內容:“碎樂”(手機屏幕破碎險)、“扎胎樂”(汽車車胎意外扎漏險)、“急開鎖”(服務導致門鎖撬壞)、因發高燒去醫院就診、運動傷害等。同時,它還在為諸如BAT、易到用車、去哪兒網等各種不同類別的互聯網公司以及包括虹橋機場、東方網、SMG在內的傳統渠道,設計開發諸如手機碎屏、1小時航班延誤、火車延誤、痘痘樂等全新創意產品。這些保險都是零元成本。

你是不是覺得真是笑話了?還真不是,否則梁軍與他所在國泰君安怎么會投資它呢。

郁鴻志與他的搭檔Fisher都曾是大型保險集團里高級管理人員,郁的從業經驗長達16年,Fisher長達14年。他們不可能來這里開玩笑。而且,意時網早在2008年就籌備創立,2011年在上海正式成立。僅僅3個月后,也就是2012年2月,這家公司成為中國保監會批準的首家網絡保險營銷許可網站。成立3年來,意時與中國人保、中國平安、中國太平洋、等幾十家海內外保險公司建立了合作,并與騰訊、去哪兒、途牛、騰邦國際等大型旅游類互聯網公司結成戰略伙伴,為它們提供旅行保險產品設計及網絡營銷解決方案。

上述各類產品,全部經過嚴格審核,規范性上沒有問題。而且,其中“碎樂”(手機屏幕破碎險),上線不到4周,裝載、注冊領取量,已達40萬戶。要知道,“碎樂”服務全免費,假如你的手機屏幕破碎了,你用“保險黑板擦”APP拍照上傳碎屏照片后,就能獲取200元補償金,無需送檢、送修等繁瑣的流程。就算公司、產品可靠,你也可能覺得這種更像是生活里的小意外,稱為“保險”似乎有些勉為其難。

“我眼中的保險,不是那種‘非死即傷’、‘大死大傷’才能投保、一生可能都不能兌現賠付的傳統保險。”郁壯鴻說,互聯網時代,保險應該融入老百姓的生活,成為一種“社會平衡器”、人的心理調節器。

郁壯鴻認為,傳統保險存在一些弊端:一、利益拉鋸。與老百姓之間幾乎就是對賭關系。二、NO體驗。傳統保險產品多是對大死大傷的服務,幾乎沒有人體驗過;過度營銷;復雜模型不透明,理賠有貓膩、賠付周期長;三、產品面孔千篇一律,沒有差異化;四、中間渠道長,價格高。

這正是意時將自己的新產品命名為“保險黑板檫”的背景。郁壯鴻說,意時將通過互聯網思維改造保險業,擦去傳統保險行業里許多不合理的因素,讓它變成這么個模樣:

一、透明、保險條款無免責。這在傳統保險公司里,絕不可能承諾。而在意時保險擦平臺上,只要你不是故意為之,類似手機“碎屏”,都能獲得賠付;

二、簡化流程、移動互聯網。通過保險擦,你知道拍下照片傳過去,根本不用傳統保險公司的定損等環節,2分鐘就能獲得賠付。

三、零元免費,零元體驗,升級銷售。你不用交什么錢就能獲得賠付。

四、產品每日推新,甚至每小時推新。

這應用場景,簡直是神奇的一幕。人們不禁懷疑,這難道是互聯網保險業務的陳光標嗎?土豪不能這樣做啊,畢竟這都是硬邦邦的現金。意時如何賺錢呢?

“老實說,我們現在是一個虧損狀態。”郁壯鴻說,意時不會走傳統保險公司的道路,本質上是一家互聯網企業,會遵循這個行業的發展規律,初創期盈利不是第一位,更看重產品研發、應用場景構建、用戶拓展及提高用戶體驗。

他說,如果純粹想賺點錢,“不那么難”。當然,意時未來肯定也會有盈利的機會:一方面,前期免費模式能快速引爆市場,在B端獲取大量客戶,C端獲取大量用戶。當數據量足夠大時,就會出現梅特卡夫定律效應,賠付及風險比例隨之下降,成本自然降低;另一方面,一部分高凈值用戶可根據需求購買更高保障的消費類保險產品;此外,“類小米”的互聯網營銷模式本身,能最大限度控制成本。

郁壯鴻多次提到“大數據”。他說,這不僅是意時研發產品的基礎,也是相比傳統保險公司的核心競爭力,后者的數據主要是建立在歷史事件的基礎上,而互聯網的大數據是面向未來的。保險是一種特殊的金融產品,與各行各業用戶的相關性,產品的靈活設計可變性、純支付特性等,如果善加創意和改造,尤其是與移動互聯網結合,就有可能產生巨大的聚合效應,匯聚更多人群,獲取更大的風險分攤機制以及議價能力,并形成大數據流量入口與一個相對完善的生態體系。

截至12月12日,意時成立3年零3個月,累計服務用戶1012.4萬人,每月最高產生保單10.5萬張,最高月度流水保費交易額達5000萬元人民幣。保險擦APP上線4周,完成交易流程用戶40萬,每天提供理賠/補償金服務493次。

相對于發展速度,郁壯鴻說他更看重未來模式的優化創新。因為,互聯網沖上開放,意時會將自己定位于一個開放平臺,未來會提供C2B兼B2C雙向產品,匯聚整個社會層面的力量。

“為什么說互聯網保險是社會的平衡器?因為,類似意時這樣的,真的是要解決一些社會問題,尤其是與老百姓日常生活相關的領域。未來,保險消除的更多是精神問題,而不僅僅是物質或金錢的賠付。”郁壯鴻說。

但這個快速成長的公司也讓他與團隊有了許多壓力。意時一直需要資金支持。2014年3月份完成近2400萬人民幣左右的天使輪融資(投資機構包括國泰君安、力鼎資本),它目前計劃在2015年3月完成2-3億的A輪融資,目前已有三家機構意向認購1-1.5億額度,而郁壯鴻希望這一輪能募集2到3億,主要用于賠付、產品研發、生態構建、推廣宣傳。

他與Fisher制定的2015年發展計劃如此:每天產生保單20萬張;每月保費流水1.2億元;保險黑板擦APP獲取1000萬用戶;每天提供2000次理賠服務。而未來,意時不排除強化垂直整合布局。

消息人士對夸克點評透露,目前,多家機構對意時的估值已達10億元。

資金之外,意時未來也將面臨競爭壓力。比如,那個由阿里、騰訊、平安聯合成立的眾安保險,也將自己定位于互聯網保險公司。“三馬”(馬云、馬化騰、馬明哲)的巨大人氣,他們背后公司的巨大影響力,為這家公司帶來諸多人氣。截至目前,它也已經推出了一些類似意時的產品。

不過,郁壯鴻毫無畏懼。他說,互聯網時代,大未必就好,開放、專業才有競爭力,意時期望更多對手加入行業。

梁軍對夸克點評說,當初2011年,他是在微博上與郁相識的,很快就感受到了他的互聯網氣質。他相信郁能走得更遠。

編輯推薦

相關熱詞搜索:巨頭 互聯網 網絡

上一篇:喜鋪巡回試吃 與好鄰居共享美味奶貝多
下一篇:邁寶赫開啟健身新時代 領航民族健身品牌

分享到: 收藏
总进球数玩法规则 时时彩安卓计划免费版 十二选五最新算法 吉林快三三期一预测 白小姐一肖一码:期期谁 时时彩重庆 广西女孩子好追吗 2018年白姐正版先锋诗喷印没 庄闲的80%赢法 数字3—单式开奖结果 白小姐中特网?王中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