总进球数玩法规则

陜西高院審判秘密被泄露 調查近兩月無果
2015-05-27 23:58:24   來源:上街在線-上街日報綜合   評論:0 點擊:

陜西高院審判秘密被泄露 調查近兩月無果

  兩家銀行間的訴訟近7年未決。趙振凱表示,每一階段的審理時間都存在超審限的問題。

  近日,陜西律師趙振凱又一次在微博上向法院“開炮”。過去幾年里,他每隔一段時間就要采用這種方式,試圖推動一件陷入僵局的案件。這一次,他希望陜西高院能夠信守承諾,盡快公布關于泄密事件的調查結果。

  趙振凱是“陜西信合下屬六家聯社訴陜西建行債務糾紛案”中信合方的代理律師,該案拉鋸近7年依舊未結。今年2月5日,該案終審在陜西高院開庭,建行方的代理律師當庭引述了一份陜西高院對此案的指導函。

  審判長稱該指導函為內部文件。趙振凱則指出,若該函件屬于內部文件,就屬審判秘密,建行擁有即涉嫌泄密,應當追責。此后,趙振凱向多個部門舉報。

  3月31日,陜西高院新聞發言人向澎湃新聞表示,“相關部門正在調查,很快會有結果。”迄今,調查已近兩月,陜西高院仍未公布結果。

  陜西高院調查近兩月無果

  2月5日,“陜西信合下屬六家聯社訴陜西建行債務糾紛案”終審在陜西高院開庭,澎湃新聞曾到庭旁聽并報道。庭審中,建行一方曾多次引述一份陜西高院對這起發回重審案件的指導函。審判長則稱指導函為內部文件,并向建行代理律師詢問該函件來源。但建行代理律師未明確回答。

  《最高法關于保守審判工作秘密的規定》顯示,上下級法院之間對案件處理的各種不同意見以及有關單位領導、黨委的意見,一律不得向工作上的無關人員和單位透露,尤其不得向當事人泄露。

  據此,趙振凱當庭指出,若該指導函屬于內部文件,是審判秘密,建行擁有該函就涉嫌泄密,應當追責;若不是審判秘密,為何法院未向信合送達該函,涉嫌審判不公。

  此后,趙振凱先后向陜西高院法官違法違紀舉報中心、陜西省紀委、最高法院紀檢組實名舉報,要求相關機構追查泄露審判秘密一事。

  3月31日,陜西高院新聞發言人向澎湃新聞表示,陜西高院已就趙振凱所舉報事項召開會議,院領導聽取了匯報,并指定有關部門調查,很快會有結果。

  不過,目前距陜西高院調查泄密一事已近兩月,但該院既未向舉報人趙振凱反饋,也未向媒體通報調查進展。澎湃新聞日前就這一事件進展情況再度致電陜西高院新聞發言人,但對方表示他也不清楚。

  建行首次表示愿還本金

  據案卷信息顯示,這起發生在兩家銀行間的債務糾紛,源起于16年前。1999年至2000年間,陜西信合下屬的西安市雁塔、蓮湖、未央、長安、藍田以及周至信合等六家聯社,分別與開封市信托投資公司西安證券交易營業部(簡稱開信西安營業部)簽訂《委托投資國債協議》等。

  根據協議約定:信合方向開信西安營業部提供2.27億元用于購買國債,協議期滿后開信西安營業部向信合方支付投資收益并歸還本金。但各協議期滿后,營業部拖欠信合方面1.22億元本金及部分投資收益未歸還。

  據趙振凱介紹,原本的1.22億元,外加這些年的利息,涉案總額已漲到2.8億元。陜西信合向開信營業部的實際控制人陜西建行多次索債未果,遂于2009年將陜西建行訴至法院。

  “本案案情很簡單,但案外干擾因素太多,導致民事訴訟已進行了近7年。”趙振凱說:“期間甚至發生過‘案卷失蹤三年’、‘被強制調解五個月’等怪事。”就案卷失蹤一事,澎湃新聞曾于2014年6月刊發過報道。

  據趙振凱介紹,5月19日,陜西建行曾由一位副行長帶隊找信合方表示希望和解,“他們說愿意償還1.22億元本金,但不愿支付利息。”而這也是在該案拉鋸的近7年間,建行方第一次表示愿意償還本金。來源:澎湃新聞 王健

編輯推薦

相關熱詞搜索:陜西 秘密

上一篇:鄭州廣廈房產遭打砸搶 法治社會豈容暴力橫行?
下一篇:《收費公路管理條例》將修訂 高速公路將長期“用路者付費”

分享到: 收藏
总进球数玩法规则